2019年送彩金网站大全

翻页   夜间
2019年送彩金网站大全 > 大明蒸汽帝国 > 第44章 张府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2019年送彩金网站大全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东阁大学士府,此地府邸比起兵部尚书府宽敞多了,门前还有一排护院在看守。

    楚七被自己的父亲带来这里,在元日之前拜访东阁大学士张文正。

    楚信本来就是张文正幼时同窗,又有生死交情,逢年过节拜访并不缺少。

    与张家厚实的底蕴相比,楚信算是寒门子弟,虽有恩情于张文正,但每次却是楚信需要主动来张家拜访。

    “爹,这里真是阔绰,比起我们楚府要宽敞。”

    楚七面对张府的气派,要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张府还有不少官员进入,门庭若市,与楚府的门可罗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“小有小的好处,大有大的烦恼。我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楚信却一点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张府门前的护院明显是认识楚信,见到他之后笑脸相迎;“兵部尚书大人,我们这就前去通报,请您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从张府进出的几个官员见是兵部尚书楚信,同样对其作揖,说些好意头的话。

    “楚信,你这家伙,等你许久,今晚一定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是一定的。”

    张文正竟然是亲自出来,见到楚信,没有了东阁大学士的架子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这种认识了三四十年的同窗,张文正与楚信几乎是生死兄弟,不在乎那么多的规矩。

    张文正看到跟随楚信前来的楚七,说道:“正好你也来了,我们家老爷子还想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楚七心底一凛。张文正说的张家老爷子是上任文华殿大学士。

    他竟然想要见自己?

    张文正带着楚信父子进入张府,楚七发现张府的确是比楚府大多了,里面的布局也比较精致典雅,显然是书香世家的模样,与弃笔从戎的楚信有很明显的不同。

    楚信很少会花费心思在府邸的布局之上,楚府的布局还是楚七的娘亲七公主生前设计到一半留下的烂摊子。

    在张府的凉亭里面,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躺在太师椅上眯着眼,蒲扇就盖在他的脸上,也不知道是否睡着了。

    楚信大大咧咧地对这位前任文华殿大学士作揖,朗声道:“张老爷子,晚辈楚信向您拜年来了。”

    头发花白的张老爷子似乎有了动静,他取下蒲扇,用干枯的声音说道:“我还以为是什么人,原来是楚信你这个小子。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,一点都不懂得尊重老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江山易改、本性难移,若是楚信改了性格,那么他便不是楚信了。”张文正在一旁为楚信打圆场。

    “好、好。”张老爷子连说了两声好,睁开眼看向楚信以及跟在楚信身边的楚七。

    楚七面对这等前辈,连忙作揖:“晚辈楚七见过张老爷子,愿老爷子筹添海屋,算跻冈陵!”

    “楚信,你的儿子可比你会说话多了。文正,你还说什么本性难移,我看楚七的性格不就有所改变了吗?两三年前见到我的时候还整天摆着一副臭脸。”张老爷子说道。

    张文正苦笑:“也许正值少年,年轻气盛,现在楚七加入锦衣卫后已经成熟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楚七心里暗道,他根本就是换了一个人,哪里是什么本性。

    张老爷子上下打量楚七,偶露锐利的眼神让楚七多少有点忐忑:“筹添海屋是出自哪里的典故?”

    楚七答道:“出自《东坡志林》,尝有三老人相遇,或问之年。一人曰:‘吾年不可记,但忆少年时与盘古有旧。’一人曰:‘海水变桑田时,吾辄下一筹,尔来吾筹已满十间屋。’一人曰:‘吾所食蟠桃,弃其核于昆仑山下,今已与昆仑齐矣。’。”

    张老爷子又追问:“然此则寓言之后东坡先生评曰,‘三子者与蜉蝣朝菌何以异哉?’。你以筹添海屋为寓意讽刺于我?”

    楚七脑子一转:“非也,东坡先生将三老人与天地相比,方才觉得人人皆是蜉蝣。但以晚辈来看,人生在世,皆有其意义之所在,吾等只争朝夕,方可不负一生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只争朝夕。”张老爷子终于有几分满意。

    楚七心中发涩,这张府的人怎么都喜欢考察文采。难道这就是书香世家的传统吗?

    张文正在一旁问道:“老爷子,今晚你是否要小酌两三杯?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张老爷子又是点头,“你们年轻人去聊吧,我再躺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张文正对自己的父亲明显有几分敬畏,可能这就是父辈的威严,哪怕现在张文正已经可以独当一面,仍然尊重张老爷子的看法。

    张府的下人在匆忙地准备今晚的家宴,从厨子到打下手的学徒都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这可是张府的年夜饭,而且还邀请了兵部尚书,不能够出现一丝一毫的差池。

    “你可还记得你脸上的疤痕是什么时候来的?当时沙俄军的炮弹在距离你相当近的距离爆炸,正好一发弹片从你的脸颊划过,才留下了这个永久的伤疤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所在的队伍冒功突进,才陷入沙俄人和哥萨克人的包围。”

    张文正在下人准备年夜饭之际,与楚信这个旧友相谈往事,昔日的生死在他们现在看来显得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楚七作为后生,只好在一旁默默地听着。

    在张府的后花园,张芷儿正在为盆栽浇水,而侍女小竹从前院小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瞧你急得,在我们张府还有什么大不了的急事?”

    “又有官员来拜访老爷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一次来拜访的是兵部尚书,还有一个人来了,你猜是谁?”

    “兵部尚书,不是爹的旧友,楚信吗?”

    张芷儿自己说完这话,这才愣住。

    以前也许楚七曾经跟随楚信来过张家拜访,但是张芷儿没有与他打过照面。

    但是今时不同往日。

    小竹信誓旦旦地说道:“还有,以往兵部尚书只是前来拜访便走,但是我从厨子那里听说了,老爷今年打算留下兵部尚书和楚公子参加我们张府的家宴,这次小姐你的麻烦大了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