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送彩金网站大全

翻页   夜间
2019年送彩金网站大全 > 天骄战纪 > 第2854章 杀内贼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2019年送彩金网站大全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曹北斗和云天溟心中一凛,齐齐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源长天朝远处挪移而去。

    “源长老,我们这是去哪里?”

    路上,曹北斗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离开东方魔域。”

    源长天随口道,“省得接下来的时间里,一不小心和林寻碰面,这样的话,我倒无所谓,可对你们可就不妙了。”

    曹北斗和云天溟内心一阵憋闷。

    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,这时候,他们真的不愿和林寻见面。

    只是,仅仅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源长天就止步不前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极远处,两道身影凭虚而立,正是林寻和黎甄!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曹北斗和云天溟脸色微变,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却似乎要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好巧,竟在此地见到了林兄和黎长老。”

    源长天笑容爽朗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巧,林某为了找到你们,可耗费了数天时间,还好,终于让我们在此碰面,否则的话,怕是在整个东方魔域就见不到诸位了。”

    林寻淡然道。

    一句话,让曹北斗和云天溟心中又是一沉,林寻这家伙,果然是为报复而来!

    源长天长叹道:“林兄,咱们皆代表元教参与此次道战,能否退让一步,暂且不要在这十方魔域中内斗,否则被其他人看笑话,丢的可是咱们元教的颜面。”

    “出卖我的时候,也没见源长老顾念我是元教的一员啊。”

    林寻冷笑,“或者说,这件事也有源长老掺合其中?”

    不远处,曹北斗喝斥:“林寻,你一个执事而已,怎么跟源长老说话呢?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叛徒,有什么资格指责林某?”

    说话时,林寻已迈步走来,黑眸幽冷得可怕,“林某也不妨直言,今日,林某就是来帮宗门铲除叛徒的!”

    曹北斗脸色骤变:“大胆,你血口喷人不说,还打算行凶伤人?”

    源长天则似察觉到什么,眸子一凝,道:“涅神境中期!没想到,这才进入十方魔域两个月的时间,林兄修为竟已突破了一个境界,了不得,实在了不得!”

    他很吃惊,不加掩饰。

    两个月,由涅神初期晋级为涅神中期,这蜕变速度简直不可思议!

    “什么!?”

    曹北斗和云天溟也都是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涅神初期时的林寻,战力都已那般逆天,现如今又该何等可怖?

    “源长老,若你要阻止,那就是林某的敌人,若你不愿和这两个叛徒为伍,最好别插手接下来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淡然的声音中,林寻身影一闪,已朝曹北斗和云天溟冲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无渊剑鼎横空而出,飘洒亿万道光,时光的力量氤氲浮沉,和林寻一起,杀向曹北斗。

    “林寻,你这是以下犯上,若让宗门知晓,饶你不得!!”

    曹北斗大喝,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说话时,他动作可不慢,催动一口道剑斩出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剑气滔滔,法则汹涌,倒是极其之凶悍霸道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但凡能够担任元教长老的角色,每一个都拥有着远超同境的战力,比之十大不朽巨头那些参战者,都要强大一些。

    只可惜,踏足涅神境中期的林寻,早已不是以往可比。

    没有动用任何天赋神通,林寻直接以无渊剑鼎轰击。

    恐怖的碰撞轰鸣声响起,曹北斗斩出的剑气直接被碾碎炸开,令天地都骤然紊乱。

    曹北斗瞳孔一缩,穷尽一切道行催动道剑斩出。

    铛!铛!铛!

    每一剑,都霸道凶悍,恐怖绝伦,狠狠斩在镇压而来的无渊剑鼎上。

    可连续斩出千百剑,也都无法阻挡无渊剑鼎压迫而来的态势,只有漫天的剑气在不断溃散,煞是美丽。

    曹北斗脸色彻底变了,抽身欲闪避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一口道剑从无渊剑鼎掠出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斩出。

    喀嚓!

    在这危急无比的时刻,曹北斗以道剑横挡身前,可仅仅和林寻的道剑甫一碰触,就被斩成两半,而林寻的道剑余势不减,劈头斩下。

    “源长老救……”

    曹北斗大吼,他脸色煞白,内心惊恐到极致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话没说完,其头颅就被斩落,鲜血从脖颈喷射而出,飞洒如血瀑。

    一剑斩之!

    那绝对碾压的杀戮姿态,简直如无敌神?,横推人间!

    在此过程中,源长天好几次冲动地想去阻挡,无论如何,曹北斗现在终究是跟在他身边效命,若在他眼皮底下被杀了,也会让他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只是,源长天最终忍住了。

    一是因为林寻此刻展现出的战力之盛,令他也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二则是因为他根本不想在此刻跟林寻撕破脸,这会耽搁他的大计,会影响他十年后去谋取十方魔域那一桩大造化的行动。

    其实,源长天也知道,这些都只是借口,归根到底,是他内心深处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杀死林寻!

    不管如何,曹北斗就这般死了,在他眼皮底下,被林寻势如破竹般斩杀!

    那血淋淋的一幕,让源长天脸上都覆盖上阴霾。

    而云天溟已惊得汗毛倒竖,第一时间朝远处逃窜。

    兔死狐悲谈不上,而是源长天袖手旁观的姿态让他意识到,根本就不可能再指望源长天化解这一场杀劫。

    所以,只有逃!

    “逃得了吗。”

    林寻眼神闪过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第一时间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目送林寻和云天溟的身影消失,源长天最终还是没有去阻止。

    只是,他双手情不自禁攥紧起来,内心涌起难掩的愤怒和耻辱。

    身为第九天域源氏的神子,身边甚至有源西流这样的超脱境存在侍奉在身边,即便是进入元教,也被特殊对待,无人敢不敬。

    可现在,林寻不留情面的杀戮,却深深伤害到了他的自尊,让他感到难堪,第一次有些失态。

    那俊朗的脸庞都隐隐有些铁青。

    “源长老,你觉得林寻此举对否?”

    不远处,黎甄忽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这问题显得如此刺耳,源长天深呼吸一口气,冷冷道:“黎长老,是对是错,你我心中皆有分寸,何须再问?”

    “源长老不必如此动怒。”

    黎甄仿似故意要刺激源长天似的,道,“林寻这么做,也是为咱们宗门铲除叛徒,说起来,源长老应该高兴才对,否则让两个叛徒留在身边,若让宗门知道,恐怕也会让源长老遭受牵累。”

    源长天心中都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黎甄,可最终还是忍住,道:“黎长老所言极是。”

    看着源长天那吃了苍蝇般的难受表情,黎甄不禁笑起来,刚要说什么,极远处的虚空中,林寻的身影已返回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林寻凭虚而至,手中拎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赫然正是云天溟的。

    这位第二峰峰主,从林寻当年刚进入元教时,就毫不掩饰对林寻的敌意,可如今,却惨死在了林寻手底下,临死那神色间都写满惊怒和恐惧。

    “林兄,你这么做,回去可该怎么给宗门交代。”

    源长天长叹。

    “源长老是认为林某做的不对?”

    林寻眸光幽冷,望向源长天。

    源长天心中一凛,意识到林寻极可能有撕破脸的打算,不禁苦笑道:“不,我只是认为,即便这两人是叛徒,也当交由宗门来定罪处置,这样的话,也不会有人会说林兄的闲话。”

    林寻淡然道:“源长老放心,早在万壑山脉中,林某就活擒了一些敌人,这些都是人证,可以证明曹北斗两人是叛徒。”

    源长天眸子微眯,笑道:“那如此源某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黎甄眼神异样,倒是没想到,林寻睁着眼说瞎话的功夫如此了得,哪有什么活擒的人质,明显是蒙源长天的,是在警告源长天休想在这件事上做文章!

    “林兄接下来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源长天道,“要不要一起行动?”

    林寻摇头:“还是算了,林某早说过了,不会把身上的祸事牵累到其他人,我可不想让源长老被我的那些仇敌盯上。”

    源长天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一下,道:“既然林兄主意已决,源某便不再挽留,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他担心再留下来,会忍不住内心的愤怒和杀机。

    “源长老。”

    身后忽然传来林寻的声音。

    源长天顿足,道:“林兄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只是想说,源长老的养气功夫可真是了得,不过在林某看来,有些事可以忍,有些事不能忍,一味的隐忍,反倒就缺少了勇猛杀伐之锐气,显得很窝囊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林寻道。

    一句话,刺激得源长天内心好不容易压制住的愤怒差点就爆发。

    他沉默片刻,深呼吸一口气,道:“林兄,在源某看来,世上之事,小不忍则乱大谋,若一味逞凶好斗,反倒极容易夭折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身影破空而去,很快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似乎林寻再多说一个字,都能让他控制不住内心杀机,彻底爆发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……的确真能够忍的……也很可怕!”

    目睹这一幕幕,黎甄不禁开口,“身为神子,却有如此城府,以后可得多多警惕提防此人。”

    林寻笑了笑,道:“若他有十足的把握将我杀了,之前时候,何须隐忍?归根到底,他有忌惮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之前不杀了他?”黎甄问。

    林寻负手于背,随口道:“杀了他,我担心一些老家伙会彻底疯掉,反倒对我的处境很不利,与其如此,倒不如先留其一命,活着的他,才会对我们更有价值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加更送上!加更才有底气求月票了~~~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